溯憶桃花源
   兼憶張校長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洪玲娟老師


  退休離開職場三年,歷經人世間的遽變,嚐到與至愛死別的痛楚,行走於顛簸的苦路中,感謝來自曉園一雙雙溫暖的手,一句句溫馨的關懷,使我在悲痛中依然篤信:一切終究會過去,天主的愛,永遠存在。正如蘇東坡定風波一詞「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」的信念一般,是的!源自曉園這片桃花源中,真誠的友誼,就像一件密實柔美的蓑衣,幫助我遮擋了多少風雨。


  近日應修會邀約,返母校分享信仰歷程,華燈初上時,大雅路上車水馬龍,人來熙往;但是,一踏入校園,卻是一片寧靜清幽的天地,一切的喧鬧,彷彿隔絕在四周的矮牆外。車棚旁,成排的小葉欖仁,迎著晚風,輕輕地顫動,我的心情,竟也泛起近鄉情怯的漣漪。踩在至美樓的長廊下,看到有些教室,燈火通明,一探究竟,原來是:有幾位老師,在忙累一天後,應部分學生要求,開補救教學的課程。感動之餘,眼眶道有些濕潤。是的,不管外在的環境如何改變,但是,在這片桃花源中,永遠不變的是:無怨無悔、滿懷熱誠的老師,他們總是毫不吝惜地傾囊相授。

  四十年前,有幸成為曉園第一批寵兒,當時校園四周一片綠野平疇,每逢黃昏,竹籬瓦舍的農莊炊煙裊裊之際,常可以看到成群的白鷺鷥一派悠閒地棲息在原野中。校園內,僅有一棟校舍,但是,我們從來不覺得自己缺少什麼。因為滿腹經綸的老師,正帶領我們熱情地探索知識的寶庫;而溫和慈愛的修女,對學生的照顧更是無微不至。課餘閒暇,師生一起挽起袖子,挖運動場跑道,栽植花木;一磚一石,鋪砌了溫馨家園;滴滴汗珠,換來校園內花木扶疏,綠意盎然。

  憶及這片桃花源的首位掌舵者-張春榮校長,內心充滿感激與懷念。一襲白袍,更襯托出她那雍容溫文的氣質;睿智的雙眸中,總散發出溫柔親切的眼神。處事明快,知人善任,是她的行政作風;待人寬柔,親和力十足,是她的人格特質。有一次,我胃痛,撐著到學校上學,下課時,在走廊遇到張校長,她關心問說:「你怎麼了?今天臉色怎麼那麼蒼白?」互相存問,真心相待,使這片家園,處處洋溢著溫馨的氣氛。代表學校參加校外國語文競賽,賽前培訓、打氣,靜心祈禱,賽後肯定、鼓勵、建議、檢討,更是少不了的,校史室堙A一面面的獎牌、獎狀,在在都說明了:在天主的引領下,師生的努力中,母校的生命力正源源不絕地湧現。


  大學畢業,毫不考慮地加入母校執教的行列,生命在「施」與「受」之中,日漸圓滿。一日和張校長閒聊之際,更佩服她的「知人之明」。她選擇老師,除了考慮專業素養外,更重視老師的人格特質。因為經師易求,人師難為。對學生薰陶更深,影響更大的,其實是:老師的生活態度、處世風範、價值觀念…等。頓時,我終於領悟:為什麼這片桃花源顯得如此和諧純淨?「以校為家」的老師,「愛校如家」的學生,為什麼總是樂意為這片家園增添一些光采,甚致以締造這片家園,做為畢生的志業。

  如果要以一種樂器,吹奏屬於曉園的曲調,那麼,清揚純淨的木笛,或許能夠刻畫寧靜和諧的校園氣氛。那年,為了拍攝學校多媒體簡介,清晨五點,帶著攝影師到校園,捕捉晨曦中的曉園。霧氣迷濛,草木欣然,籃球場上一大群火鷓鴣鳥正扶老攜幼地在那兒散步。有的相偎相依,竊竊私語;有的昂首闊步,一派悠閒。鳥兒有知,莫非也感受到這片桃花源中,處處洋溢互信互愛的氣氛?

  如今,四十歲的曉明,她所呈現的風華,當然有別於當年。祝福您,心繫的桃花源。希望您永遠是濁世中的一片淨土,因為您是多少曉明人魂牽夢縈的心靈原鄉。